在英國錢實在花得很兇 尤其是酒錢..
當初沒放在預算內 現在喝酒喝到很想去打工..
沒辦法 戒不掉 也沒打算戒
由於我有堅持回收的怪僻
三天兩頭就拿幾罐空酒瓶(紅/白酒那種大瓶的)到公用廚房去回收
看的我德國室友傻眼
一群男生剛開始還會開玩笑"It seems like a big night last night, right?"
後來實在太常看到
就只好跟我相視而笑 頻頻搖頭擺手

在台灣
酒 就已經是我解除壓力的良伴了
東區酒后 可是朋友在台北夜生活圈裡對我的戲稱
(真的是戲稱 我只是小咖 沒能搬上檯面的)

一開始玩 只知道要衝 標準的有酒膽沒酒量
直到某次生日派對
第一次喝垮被抬回家 就再也不敢托大
慢慢磨酒量 偷偷練躲酒 這才再也沒有倒地的經驗

在台灣玩 酒錢從來不是我買單
(就說我是小咖了 小開大少愛買單 就讓他們買吧)
酒不是我買 幸好我也不挑酒 愛玩愛熱鬧而已
小至百威加酸梅 大至金牌12年套冰塊
好友吆喝一聲 我都會喝得很開心
不懂酒 也沒打算裝懂
我是喝氣氛的 舌頭可沒這麼利

至於在國外 酒真是百百種

先說在Club的調酒
真的沒人在看酒單的 大家一開口就是個list
夭壽 我啥都不懂
連啤酒也是好幾個水龍頭 而且沒有人抱大啤酒杯熱舞的啦
是聽過 螺絲起子 血腥瑪莉 深水炸彈 但英文不知是啥鬼
龍舌蘭 瑪格莉特總懂了吧 但是龍舌蘭我不愛 瑪格莉特則是貴森森
一開始都靠朋友點
再不濟 就點貴死人但卻很安全的香檳(一個小高腳杯沒裝滿 啷噹400台幣)
後來跟希臘club的帥哥老闆熟之後 就讓他幫我配
配久了 我也會點皮毛

Sambuca是我最愛的shot
咖啡色 一小口的量一入胃袋 全身就燒起來
濃濃的八角味 十足濃厚的酒精 比起其他的shot都還過癮
大家拼酒愛拼shot 酒量有沒有 一測就知道
一輪下來 我絕對最輸
別說俄羅斯人 我連約旦人都拼不過
在國外 我根本就是小咖
絕對不逞強 我永遠只喝他們的一半量
就得要搖搖晃晃 還得小心不要被趁機吃豆腐了咧
但是一喝起Sambuca 我常常會忘記要節制量
相當喜愛 呵

再來就是Wild berry grumble
濃濃的草莓味夾帶草莓碎片 甜甜酸酸的
大紅色配上金魚缸的高腳杯 加上裝飾的一顆草莓
光視覺上就很享受
只有我最愛的希臘Club有賣
只是Club老闆有規定 若"我"要點這杯酒
就得在吧檯擺出狂野的姿勢 撥弄頭髮
大聲吼叫(音樂都要震破耳膜了 不大聲bartender聽不到啥屁的)

"I wanna be WILD!! I need a Wild berry grumble!!"

上次這樣一喊 兩個bartender從吧檯裡衝出來
推開人潮 抱著我又跳又叫又笑 看起來很像醉的是他們不是我
最後 我的酒杯上硬是鑲了兩顆草莓 一顆草莓還特大號 不知哪來的

至於不想醉的跳舞夜 或是pub聊天時
我就會點上一杯 Marhido
淡淡的酒香配上檸檬味 加上被吸管搗碎的薄荷葉片 香甜可口
綠色薄荷葉 在透明的飲料透明的玻璃杯中晃蕩
總覺得很有安定神經的效果

若累了不去Club
打算在家裡喝酒聊天看影片呢?
簡單 到超市買酒 記得帶證件就是

在賣場 酒就擺滿整整兩排走道 四排架子
今天喝Martini Asi香檳 明天喝White Grenache玫瑰酒 後天喝Black Label威士忌
樣式濃度口味相當多元
不同的酒 還得配不同的酒杯 不同的冰塊
講究飲酒文化的貴族朋友們 可是教了我不少
邊喝酒 邊聽朋友講黑手黨或政治外交的黑暗故事
(一些外國好友 父親是常在國際新聞露臉的大人物 非常~~驚人~~)
或是聽朋友的性愛史 替生活增加不少情趣

好酒 好友 好影片
比整夜舞不停的Clubbing還誘人
是我異鄉求學的很大娛樂呢!

至於酒錢...我來找打工好了...
創作者介紹

職業婦女進階To be a better Eva

女人進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